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安全帽

时间:  2018-08-17 11:25
白银市景泰县人民法院  张治学
 
这是一个关于父亲小时候的真实故事。儿时的父亲很是调皮捣蛋。家里人要招没招,只好病急乱投医—到处求神问佛。好事多磨,功不唐捐,半仙开出的药方是让父亲重拜双亲—找干爹干妈。奶奶紧紧揪住这根救命稻草不放,踏破铁鞋东打问西试探,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总算是给父亲寻寻觅觅到了一户适格人家,认了干亲。行了跪拜大礼之后,干爹干妈赏给了父亲一顶厚厚的瓜皮大冬帽。这冬帽收口很紧,与父亲的头不大不小刚好吻合。父亲甚是喜欢,不管走站都愿意戴上它,到处炫耀显摆,小伙伴们像群屁虫似的,跟前跟后煞是艳羡。这种众星捧月般的享受,委实让“美猴王”无限风光。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月旦夕祸福”。这不,故事来了……
 
是年冬天,爷爷带父亲去前头深山里打柴。爷爷在前头挖,父亲在后边拾。
 
爷爷手脚麻利,力气了得,很快便挖光了这个山头上的大朵柴禾,旋即又转移到对面山头上去人工作业了。山的那一边,其实还是山,只是中间横亘了一道很长的“U”形谷。父亲还是象往常一样,戴着干爹干妈赏给的那顶厚厚的瓜皮大冬帽,漫不经心地边玩耍边拾柴。其萌萌哒憨态可掬,让人不由得想起了那句清新自然诗词—“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突然,一只大灰狼横空出世,飞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父亲张开了血盆大口…从没见过这玩艺儿,父亲下意识地与狼共舞,摔起跤来。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远处一群人端着猎枪、提着棍棒吆喝着,奔跑着,许是饿极了,许是怕极了,狼一口叼起父亲的“人头”,嚎叫一声便落荒而逃。对面山头的爷爷闻声后大喝着跑将过来,大有当年张飞独当一面、桥头喝退曹兵的英雄范儿!后面的一群人旋即也风驰电掣般撵了过来。狼吃人了!狼吃人了!!狼吃人了…大家都捶胸顿足、仰天长叹、追悔莫及。跑近一看,仍心有余悸。
 
好在,有虚惊而无实险。原来,那只狼急了,所啃的菜根,不是父亲的项上“人头”,而是常戴在父亲头上的那顶厚厚的瓜皮大冬帽!是这顶神奇的帽
子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父亲一命。
 
谢天谢地,吉人自有天相。许是误会,许是造化,情急之中,父亲竟安然无恙,躲过一劫!不仅如此,父亲还因此而获得了一个“命大人”的雅号,并将这个荣誉保持至今。村里的老人们见了父亲总是情不自禁地要抚摸一下他的头儿,然后少不了念叨上几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吉祥话。后来才听说,当时围猎的人们步步紧逼、穷追不舍,最后终于在沙河里将那匹大灰狼射杀、剥皮,壮志饥餐其肉,笑谈渴饮其血。嗣后又将狼皮熟好加工,并特地赶来赠给了勇敢无畏的父亲。自此,父亲成了全家的骄傲,全村的明星,全乡的英雄。父亲死里逃生的历险奇遇成了方圆几百里乡里乡亲们饭后茶余的焦点话题。一时间,爷爷家,几乎成了英雄主义教育基地。农闲时节,老乡们扶老携幼、慕名而来爷爷家里,看看、问问我的少年父亲,亲手抚摸我父亲差点搭上身家性命才换来的那张狼皮褥子…
 
大人们在讲好我父亲勇斗大灰狼故事的同时,纷纷给自家的小孩如法炮制了一顶瓜皮大冬帽,并起了个好听好叫的名字—安全帽。一来图个吉利,二来以防不测,更重要的是孩子们自己也非常爱戴,成为当年流行的一道亮丽风景。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顶“安全帽”。
 
来源:白银长安网
(责任编辑:李婷)
  • 版权所有:中共白银市委政法委员会  网站备案:陇ICP备13000688号
  •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服务电话:0931-8883786  网站邮箱:gspa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