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父与子秤与天平

时间:  2018-09-12 09:53
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严林伟
 
父亲终究是闲不住,一辆三轮、一杆秤,一大早满乡村的转悠,东家的土鸡蛋六元一斤收,西家的西红柿三元一斤,到点了就往村里的养老院送,收个成本价,赔点油钱,图个乐呵。说是老乡家里的菜比镇上的新鲜,一不小心成了养老院的志愿者。每每此时,村里的老乡就笑他“好好日子不享受,瞎忙活个啥”,父亲笑呵呵称着东西,“闲的,两斤三两”,完了递上一根烟“好烟,儿子买的,抽抽”,然后一脚油门别处去了。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年轻时学了门做咸鸭蛋和皮蛋的手艺,乡里乡村都是客户,一辆车、一杆秤满乡村的收鸭蛋成了农闲时他的主要业务,而我跟在他后面到处晃悠。父亲从来不短斤少两,价格公道,后来父亲的业务发展,请了工人,但收鸭蛋,仍然是其自己把秤,老乡忙自己的,父亲一个人称,称完报个数结账,老乡说父亲的秤准、公道,不用看。
 
长大了我想,这就是信任吧。一杆秤到老了父亲还保留着,小时候父亲教我认秤,“这秤杆叫权,这秤砣叫衡,这些小星叫准星,称上有十六颗准星,这七颗表示北斗七星,北斗七星是指引方向的,告诉我们用秤的时候不可贪财,这六颗表示东南西北上下六方,告诉我们用秤的时候要心正,这三颗星表示福禄寿,给别人称东西的时候你要是亏一两,就是折寿,亏二两就是少禄,亏三两就是损福。”父亲文化水平不高,但说起秤来头头是道。一杆秤,成就了父亲的事业,他常说我是他称出来的大学生。一杆秤,也成就了父亲的好名声,老乡聊起父亲总会说父亲待人公道,家长里短的爱找父亲做个评断。我想,秤上有福禄寿,秤后应该是父亲的勤劳和本分吧。
 
大学毕业,进入法院,成长为一名员额法官,成了父亲的骄傲。与父亲曾经的事业有了共同之处,他追求的是秤上的公道,而我守护法律的公平。小时他教我认秤,大了我教他认法徽“麦穗是广大农民朋友,齿轮代表广大工人朋友,一起代表广大的劳动人民,华表代表中华民族,天平代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代表公平和正义……”父亲说,这个意思和他的秤是一个意思,要公平、不短斤少两。我便和他争论,你那个秤可以给别人多称点,自己吃点亏是福,管好一头就是了,我这个可不行,要不多不少刚刚好,这个可难多了。女儿便在边上起哄“刚刚好、刚刚好”。父亲笑呵呵,“不然供你读书干什么”。
 
“刚刚好”包含着公平,包含着不偏不倚,成了我工作的价值取向,“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成了我不懈追求的目标。戴法徽、着法袍坐在审判台上,最是心无旁骛,工作做久了连心思也变得细致,一个判决书写出来,总是想着是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考虑到了、是不是还有调解的空间、文书有没有错别字,这样表述是不是恰当、金额是不是还要核算一下,总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同事们常说,只有让自己办的每一起案件都传递出公平正义,才能汇聚公平正义的正能量,裁判要公正、对待当事人要公平、诉讼活动要公开……身边有一群有着共同追求的同仁,无比荣幸。
 
秤上担的是个人的买卖,而天平承载的是社会的法治,天平里的故事永远比父亲秤里的故事要精彩。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杆子挑江山,伊而伊而呦,你就是定盘的星……”父亲哼着这首歌,而我是他最忠实的听众。
 
女儿四岁多了,爱摆弄我的法徽,缠着要我给她戴上,在幼儿园做活动介绍我时,会说“我爸爸在萍乡法院工作,是法官”,一脸的认真与自豪。秤与天平,是父与子之间的传承,而我与女儿之间又将传承什么…… 
 
(原文链接:http://www.legaldaily.com.cn/Culture/content/2018-09/10/content_7641852.htm?node=80971)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责任编辑:李婷)
  • 版权所有:中共白银市委政法委员会  网站备案:陇ICP备13000688号
  •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服务电话:0931-8883786  网站邮箱:gspa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