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主页 > 他山之石 >

襄城县法院家事纠纷受案数占民事案件三分之一记者探访

时间:  2018-04-13 10:19
襄城县法院家事纠纷受案数占民事案件三分之一记者探访
 
家事纠纷化解怎样实现“情理法”有机结合
 
每次阅读法院的审判数据,秦学海先看家事纠纷案件的受案数和增减幅度。在他看来,家事案件不仅关系到人情伦理,还易诱发“民转刑”案件。
 
秦学海是河南省襄城县人民法院院长。4月11日,他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每次看到家事案件受案数增加,我心里就沉甸甸的。最新数据显示,家事案件受案数已占我们法院全部民事案件受理总数的三分之一。作为基层法院,我们探索如何把这些案件化解掉。”
 
2016年4月21日,襄城县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法院后,对家事审判的诉调对接、调解前置、心理疏导、文化熏陶等进行了创新性探索。从2015年7月7日成立专门的家事合议庭,对家事案件集中且专门化审理,到目前为止,襄城县共受理案件2876件,结案2617件,结案率达91%,其中以调解方式结案在为2067件,调撤率达79%,没有一起案件出现矛盾激化现象,体现出情、理、法的有机结合。
 
各界参与诉调对接
 
“家庭暴力让我痛苦不堪,我向法院起诉离婚后,乡综治办组织派出所、司法所对我丈夫进行批评教育,并且定期到俺家回访。经过这一次,我丈夫的脾气真改了,跟治病一样,治住根了。不像以前我起诉离婚,他就好话说尽、承诺改正,但好时间不长,一切照旧。”刘女士感慨地说。
 
乡派出所、司法所之所以参与到家事案件调解之中,是襄城县委政法委将这项工作纳入到平安建设考核中,形成了诉调大对接的格局。目前,襄城县法院在家事案件审判中,共有10名家事法官、56名家事调解员、68名人民陪审员,设28个家事诉调对接工作站、5个家事法官工作室、5个家事调解员工作室为“阵地”。
 
如今,哪个乡镇街道办事处辖区内出现了家事纠纷案件,法院会第一时间向辖区综治办通报情况,由其帮助化解。
 
县综治办发挥综治工作优势,协调综治成员单位从平安角度协调调处家事纠纷,共建“平安家庭”;县文明办发挥指导精神文明建设优势,从精神文明建设角度协调调处家事纠纷,共建“文明家庭”;县妇联发挥妇女儿童工作优势,从保护妇女、儿童角度协调调处家事纠纷;共建“和睦家庭”;县教体局发挥传道授业工作优势,从学习知识、增长智慧的角度协调调处家事纠纷,共建“智慧家庭”;县民政局发挥婚姻登记、救灾扶贫工作优势,从有难尽帮、渡过难关的角度协调调处家事纠纷,共建“幸福家庭”。
 
一些在当地有威望、有影响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陪审员、退休干部、知名人士等各界人士,被法院聘请到家事调解员队伍中来,帮助调处家事纠纷。
 
张海民集县人大代表、人民陪审员、县十大调解能手、街道党支部书记多个身份于一身,摸出了一套“张海民家事调解法”,以其名字命名的张海民家事调解员工作室在当地颇有名气,一些人慕名让其调解家事纠纷。
 
家文化感化当事人
 
“我们不曾见过面,但是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要强的人,脾气不太好,自古以来都讲家和万事兴……”张某的母亲收到了一封特殊的家书。
 
写信者是襄城县法院家事诉调对接中心家事调解员米进凤。
 
桓某与张某婚后生育一子一女,因家庭矛盾不断,桓某起诉离婚。案件委托至家事诉调对接中心先行调解时,米进凤发现婆媳不和是“根”,桓某对张某的感情还有较大修复空间,便以自己的婆媳经历为样本,向桓某讲述如何巧妙解决婆媳矛盾。桓某的心结被打开,申请撤诉。
 
米进凤认识到,如果不做通桓某婆婆的工作,桓某撤诉只是权宜之计,她还会再次起诉。米进凤考虑再三,给桓某婆婆写了一封信,字里行间充满诚意和温情,以自身体会劝其善待儿媳。
 
桓某婆婆收到这封家书后,一口气读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反思,主动与桓某沟通交流。
 
用家文化感化当事人,将家事审判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有机结合起来,是襄城县法院在家事审判中尝试推行的“六书一桌”中的内容。
 
“一书”为离婚风险告知书,在立案环节向当事人送达《离婚案件风险告知书》,告知书从当事人因冲动离婚可能面临的风险出发,围绕经济账、时间账、健康账、再婚账、情感账、教育账、名誉账、家庭账、事业账、社会账10个方面进行评估,使其回归冷静,进而修复情感,挽救婚姻。
 
“二书”为家事案件开庭笔录,按离婚、赡养、抚养、扶养、继承等分别制作格式开庭笔录,书记员、审判长、审判员在开庭的每个节点,都以家为元素先进行感情疏导、家庭教育。
 
“三书”为家事法官寄语,从人情、大义撰写饱含感情、引经据典、穿插案例等对当事人劝解的温情言语,通过信件、微信、电子信箱、短信等发送。
 
“四书”为家事判决书封皮,封一为自创的“家和万事兴三字经”,封二为《执行催告》,封底为家事审判中心及5个人民法庭的二维码,当事人接到家事判决书时,相关情况清清楚楚。
 
“五书”为离婚证明书,当事人直接持离婚判决书办理一些事项时,很容易泄露相关个人信息及家庭隐私,该院在判决生效后,出具《离婚证明书》。
 
“六书”为调解和好书,按照法律规定,离婚案件调解和好的不需要制作文书,调解和好书旨在让和好的双方当事人能够铭记这一重要时刻,彰显纪念意义。
 
“一桌”为圆桌审判,设置6个家事审判庭,布置家居式圆桌,布局、色彩温馨,当事人称谓都由原告、被告改为妻子、丈夫等身份称谓。
 
设置“冷静缓冲期”
 
安某与婆家人吵闹不断,特别是女儿出生后,因公婆重男轻女,丈夫不管不问,小两口闹起离婚。
 
家事调解员周留印来到他们家中进行调和,劝双方冷静下来。这种做法是襄城县法院探索设置的“冷静缓冲期”,由家事调解委员会调解员进行调处,调解无效的进入离婚诉讼程序。
 
为促使离婚双方真正冷静下来,襄城县法院家事审判中心推出婚姻现状评估机制,通过自制的《婚姻现状测评表》,为婚姻纠纷者“把脉”,使其对婚姻家庭“且行且珍惜”。
 
《婚姻现状测评表》设置100道涉及婚姻家庭各个方面的选择题,包括夫妻、子女、老人等家庭元素,每题1分,共计100分,根据得分情况,引导当事双方对婚姻现状进行“体检”。一些当事人填表测试后,感到很震撼,不由自主地唤起美好回忆,对自己做的不到之处悔恨不已,仔细一想,真应该珍惜现在。有的当事人认为双方感情修复无望,从心理上接受“好聚好散”,在财产分割、子女抚养等问题的处理方式上更加理性,情绪不再激烈,矛盾不再激化,实现了案结事了人和。(赵红旗 彭洋)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婷)
  • 版权所有:中共白银市委政法委员会  网站备案:陇ICP备13000688号
  •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服务电话:0931-8883786  网站邮箱:gspa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