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主页 > 他山之石 >

浙江桐庐大数据主动查找纠纷隐患

时间:  2018-04-16 10:51
有一个地方,只要你去过一次,她就会“记”住你。
 
她叫桐庐,隶属于浙江省杭州市,一个全域旅游县。
 
她之所以能“记”住你,是因为有一个“超强大脑”——覆盖全县的超大信息库,全县各种信息资源都汇集在这个数据库里,由一个平台统一负责信息处理。
 
桐庐在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时,将大数据引入社会治理,通过大数据分析研判,主动发现引发矛盾纠纷的隐患,“摸着石头过河”探索出“互联网+社会治理”新模式。
 
3月的最后一天,《法制日报》记者走进这个“超强大脑”一探究竟。
 
3月31日午时,记者一行到达杭新景高速桐庐入城口,沿着一条美丽、干净、整洁的大道行驶大约两公里,被誉为桐庐“超级大脑”的桐庐县智慧治理中心就出现在眼前。
 
联动平台“主动”处置安全隐患
 
走进智慧治理中心一楼百姓体验馆,1200平方米的大厅让记者眼前一亮,这里展示着智慧安防、智慧消防、智慧出行等政府探索智慧治理的成果。
 
尤为引人关注的是迎面一堵屏幕墙。屏幕墙由36块小屏幕组成,横排9块,竖排4块,展示着各类实时监控画面和大数据云图。
 
智慧治理中心副主任赵波说,桐庐全县8270个视频监控点的信息,都可以随时调取到这块大屏幕上。
 
其中一块屏幕上,展示的是“国内客源地在桐庐分布图”。
 
即时信息显示,当时共有29322人来到桐庐,安徽以1315人排名客源地首位,河南居客源地次位,有1170人。
 
记者注意到,北京有204人在桐庐。旁边一位工作人员笑着说,这204人中,你们几位肯定包括在内,并告诉我们数据的来源是根据我们携带的手机号码的登记地来统计的。
 
智慧中心二楼,是桐庐县智慧治理信息中心、社会治理综合指挥中心等平台,这也是桐庐县的“超级大脑”集中办公场地。
 
赵波介绍说,桐庐在继承和发展“枫桥经验”过程中,依托“互联网+”机制改革、以大联动为核心、以大数据为支撑,通过“大治理”发现问题,以“大整合”集中各类资源,以“大联动”解决处置事件,探索“互联网+社会治理”桐庐模式的新时代“枫桥经验”。
 
赵波讲了一件事,去年,智慧治理大联动平台接到群众反映:一处道路路口有交通隐患问题。通过大数据分析研判后,发现该路口确实存在重大交通安全隐患,智慧治理中心及时联动协调相关部门在该路口设置了交通信号灯等安全设施。
 
听说此事后,记者急切想到现场一看究竟。
 
在智慧治理中心督查考评科科长朱林国引领下,记者赶往事发路口——桐君街道圆通路与迎宾路交叉口。
 
路上,朱林国通过大联动平台信息留痕管理,查询到当时的反映人祝先生并电话联系了他。
 
大约20分钟后,到达事发路口。记者在这里看到,迎宾路与圆通路交叉成一个“X”形路口,路口以北,圆通路一直上坡。
 
祝先生已经等在路口,他穿着黑白格子T恤、黑色裤子,脸庞瘦削。去年国庆节期间,他在这里被一辆轿车撞倒。
 
祝先生回忆,当天晚上八九点,天很黑,他沿着迎宾路准备拐向圆通路,突然从北面开过来一辆轿车,一下子将他撞翻在地。万幸的是,车速较慢,自己没有大碍。
 
朱林国接过话茬说,过后,祝先生将此事反映给智慧治理中心,还说这里以前也发生过撞人事件。智慧治理中心经过历年大数据分析,发现这里确实发生过多起交通事故。
 
智慧治理中心随即启动“大联动”机制,协调相关部门到现场进行勘验,接着在路口设置了信号灯、路灯,在路口画上斑马线,还安装了治安交通电子警察监控。
 
数据分析“智慧”发现可疑人员
 
回到智慧治理中心,记者提出了一个疑问,桐庐是怎样摸索出这样一种社会治理模式呢?
 
参与智慧治理中心筹建全过程的叶建新,现任智慧治理中心常务副主任。他回忆说,2015年年初,浙江省将桐庐县列为唯一的基层社会治理机制创新改革试点县,到底该如何创新社会治理机制呢?经过思考,桐庐将目光转向了互联网,觉得相比传统依靠人进行社会治理,创新应该在于依靠科技手段。
 
叶建新记得,2015年6月14日,桐庐县开始筹建智慧治理中心,直接向县委县政府负责,“我们没有新增机构,人员也不到10个”。
 
叶建新解释说,桐庐的考虑是,以智慧治理中心为平台,打破以往职能部门信息各自为政、条块分割,整合全县的信息资源,形成一个覆盖全县的超大信息库。
 
赵波补充说,在整合过程中,桐庐县由县委政法委牵头,通过智慧治理信息中心将政府掌握的人员机构、热线电话、数据资源以及公共信息资源进行整合。“枫桥经验”是化解已经发生的矛盾,桐庐则是在信息整合的基础上,运用大数据分析主动发现矛盾隐患并加以解决。
 
“前不久,我们就是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了一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最终,该犯罪嫌疑人被城南派出所民警抓获。”赵波说。
 
得知这一信息,记者立刻前往桐庐县城南派出所了解具体情况。
 
在城南派出所,副所长申屠朝斌回忆,2017年12月28日早上8点,他们接到桐庐县110指挥中心指令称,桐庐县客运站安装的人工视频智能系统识别出一名乘客与一名在逃犯罪嫌疑人相似度极高。
 
接到指令后,申屠朝斌带领民警驾车前往大约1公里外的客运站。在候车大厅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身影。
 
转身走出候车大厅,他们来到客运站大门外,看到大门左侧十几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与犯罪嫌疑人衣着、身形很像。申屠朝斌上前盘问“你叫什么名字”,对方报了一个名字,申屠朝斌又问“你是不是张某”,并拿出在逃犯罪嫌疑人照片等资料。张某沉默了片刻,承认了。
 
“如果各系统信息没有整合在一起,还是各自为政,我们就不能及时抓获在逃犯罪嫌疑人,消除矛盾隐患。”赵波说,目前,仅视频监控资源,智慧治理中心已经整合公安、交通、城管等20多个领域8270个视频监控。
 
互联网为“枫桥经验”插上翅膀
 
记者再次回到智慧治理中心,已经接近下班时间。
 
智慧治理中心二楼大厅显示屏上的信息是:智慧桐庐“967000”百姓热线,“今日接线量128(件),民生类113(件),政务类15(件)”。
 
赵波指着屏幕说,“我们整合了环保、农林、妇联等22个部门总计47条政务咨询及举报投诉热线,对外形成两条热线,接受群众来电咨询和问题反映,这也成为桐庐县‘超级大脑’进行大数据分析的基础数据。”
 
他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是,2017年两条受理热线受理话务总量超过10万次。
 
桐庐为了鼓励群众积极反映信息,出台了《社会治理信息化建设工作考核办法》,鼓励群众及时发现并上报问题隐患,力争在事件处置中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排查隐患在基层,消除隐患在基层。
 
赵波说,大数据的运用,使桐庐社会治理的诸多领域正在发生变化。他们就曾利用大数据预防了一起旅游安全事件。
 
2017年9月,桐庐县实行县域内旅游景点门票、民宿免费举措,9月1日9时许,智慧治理中心通过“全域旅游智慧出行管控系统”发现,“瑶琳仙境”景点游客已达1.3万余人,而该景点最大承载量为1.5万人。
 
赵波记得,为了掌握具体数据,智慧治理中心立即调度无人机,飞往景区方向巡查,发现通往景区的5条道路通行车辆密度较大,数据传回中心后经分析研判,游客将达3万人,超过景区承载能力,会带来严重安全隐患。
 
智慧治理中心第一时间报告县领导,及时联动辖区乡镇、交警等部门采取相应应急措施,一方面延缓车辆进入景区,一方面引导车辆前往邻近其他4个景点,疏散游客,最终有效处置了该隐患,防止因大量游客进入景区而引起矛盾爆发。
 
赵波的感受是,桐庐的智慧治理,是将治理手段从传统方式向技术方式转变,为基层社会治理创新插上“技术翅膀”,打造出基层治理的“枫桥经验”升级版。
 
离开智慧治理中心之前,记者特别关注道路是否畅通的问题,工作人员将视频监控系统中4块小屏幕切换到杭新景高速桐庐进出口,一眼望去,道路畅通。(张亚 陈东升 崔立伟 贾宝元 陈磊 王春)
  
记者手记 
 
壁垒,古时军营的围墙,用于防御和戒备。
 
桐庐在整合全县数据之前,各部门自行掌握各自的数据信息,互不联通,互不共享,如同在桐庐大地上建造一个个“信息壁垒”“信息孤岛”。
 
智慧治理中心常务副主任叶建新感慨道,他们调研时发现,全县整合数据,技术问题不是首要难题,政府部门间的条块分割,“九龙治水”才是最大的障碍。
 
这不是桐庐一个地方的现象,而是全国普遍面临的难题。
 
可贵的是,桐庐初步消除了一个个“信息壁垒”和“信息孤岛”。
 
桐庐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施伟告诉记者,桐庐县在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时,以问题为导向,借助互联网强势突破各种壁垒,以“大整合”集中各类信息资源于一个数据库,打破了部门“信息壁垒”,联通了“信息孤岛”,对预防矛盾纠纷起到重要作用。
 
记者手上有一份桐庐县创新社会治理材料,上面有这样一段话:大数据的运用,以发现问题作为实现治理的前提,发现问题的方式的转变标志着治理方式的转变。桐庐在依靠发动群众参与发现隐患的基础上,尽可能通过大数据分析等信息化手段查找、发现问题隐患,针对问题隐患能及时预警提醒,及时将其消解于无形。
 
现如今,原本竖立在桐庐各个角落的“信息壁垒”“信息孤岛”已不知所踪。桐庐“超强大脑”正在高速运转。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婷)
  • 版权所有:中共白银市委政法委员会  网站备案:陇ICP备13000688号
  •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服务电话:0931-8883786  网站邮箱:gspa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