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主页 > 他山之石 >

景德镇把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行业 

时间:  2018-11-06 10:21
多元化调解“飞入”寻常百姓家
 
景德镇把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行业  
  
□ 本报记者       黄辉
 
□ 《法治周末》记者 周孝清
 
一大早,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芙蓉村村民吴德文顶风冒雨,跋涉100多公里,来到景德镇市交通事故调处中心,为的只是送上一面写满感激话语的锦旗。
 
原来,吴德文驾驶农用车不慎将一名景德镇市市民撞倒,致其当场死亡,事后对方家属提出高达50万元的赔偿要求,这让家庭经济状况本就十分窘困的吴德文几乎陷入绝望,双方矛盾也随之迅速升级。
 
令吴德文没想到的是,经景德镇市交通事故调处中心多次深入细致调解,最终争取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将赔偿金降到25万余元。
 
多元化调解“飞入”寻常百姓家。近年来,景德镇认真贯彻落实“枫桥经验”,牢固树立社会矛盾整体系统预防化解的工作理念,通过组建43个行业矛盾调处中心,同时完善调解机制,创新调处形式,打造“群众说事”“余梅工作室”等一个个特色品牌,将大量社会矛盾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状态,有力维护了全市社会和谐稳定,闯出一条多元化化解矛盾纠纷的新路子。
 
景德镇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曹雄泰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通过多元化矛盾纠纷化解机制,真正将调处矛盾纠纷的职能压实到基层和部门,实现了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行业,让‘枫桥经验’在新时代的瓷都焕发出新的生机,这正是平安景德镇的秘诀所在。”
 
群众说事唠家常化解矛盾
 
虽然已过立秋,南方的天气依然炎热。
 
8月22日傍晚7时许,位于浮梁县的昌江百里风光带,三三两两的市民行走在参天的古樟与亭台水榭之间,或消暑纳凉,或拍摄美景,一派悠然景象。
 
然而,一年多前,这里却是杂草丛生、垃圾遍地,浮梁县浮梁镇大洲村朱家港小组90多户300余村民就居住于此。1998年、1999年的两次洪水,使朱家港小组的房屋被浸,这些上世纪60年代建的老房子大多成为危房。
 
景德镇市委、市政府提出打造昌江百里风光带的战略构想后,浮梁县启动了11公里长的“一江两岸”码头和景观带建设。这对希望改善居住环境的朱家港小组村民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其中动迁拆违工作,却让工作人员犯了愁。
 
“俗话说,故土难离。有些村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现在让他们搬出去,很多人确实不能接受。”浮梁镇人大主席计昆明告诉记者,为做好每个拆迁户的思想工作,他与工作组同事们充分运用“群众说事”这一平台,深入村民家中,听取村民意见,解决村民诉求。
 
自2013年起,浮梁县探索新时代“枫桥经验”,在乡镇或街道设立群众说事中心,村或居委会设立群众说事室,按照干部问事、群众说事、集中议事、及时办事、民主评事、事后查事的流程开展百姓说事工作,有效预防和化解了基层矛盾纠纷,切实解决了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泡上一杯清茶,大家围坐在一起,推心置腹畅所欲言,大量矛盾纠纷就在群众和干部间这种‘唠家常’的氛围中得到了及时有效化解。”浮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程文芳介绍说,在此基础上,浮梁县又开展了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干部联村“两说一联”活动,藉此拉近党群干群关系,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2017年7月7日,是浮梁镇朱家港村民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们迎来乔迁新居的征收首签日,大家纷纷赶到房屋土地征收工作项目部,排队签约。至此,昌江百里风光带土地征收及拆迁工作终于得以破冰融心,顺利推进。
 
余梅工作室助推诉前调解
 
楼上楼下平时和睦相处的两位邻居,却因房屋漏水闹得不可开交。为讨说法,楼下倔强的老人甚至写好诉状,准备打官司。
 
全国人大代表、景德镇市珠山区新村街道梨树园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主任余梅主动上门倾听双方的诉求,经过多次耐心细致的工作,两家的怨恨烟消云散。两位邻居还主动加入“余梅工作室”,共同参与化解社区矛盾纠纷。
 
这是景德镇市珠山区人民法院“余梅工作室”助推诉前调解的一组镜头。
 
“近年来,随着社会转型期的深刻调整以及立案登记制改革,大量纠纷涌入法院,加剧了法院案多人少矛盾。”珠山区人民法院院长张春红告诉记者,珠山区法院作为景德镇的中心城区法院,多样化、新型化、对抗性、敏感性矛盾纠纷层出不穷,化解极为困难。经与余梅沟通并达成一致,决定把梨树园社区的“余梅工作室”搬进法院。
 
“有纠纷找调解,省时省力不花钱。”8月21日,记者来到珠山区法院,走进一楼诉讼服务中心大厅,就看到这么一条醒目的标语。“余梅工作室”就设在这里。
 
张春红说,老百姓解决矛盾纠纷,无非是选择诉讼或非诉讼两种模式,而有些纠纷并不适合诉讼解决,这就需要非诉讼调解提前介入,将矛盾纠纷解决在法院门口。
 
一名城里女子冲破家庭阻力与一名农村青年结为夫妻。婚后,女方生下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孩,男方十分不满,动辄实施家庭暴力,公公婆婆也没有好脸色,性格内向的女方产生了起诉离婚的念头。
 
余梅获悉情况后,一边上门分头做男女双方及公婆的思想工作,一边动用私人关系联系江西省儿童医院为女孩做手术治疗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当天,余梅悄悄从景德镇赶到200余公里外的南昌,向主治医生询问女孩的状况。
 
女孩住院期间,这对夫妻感情的裂缝得以慢慢修补。孩子顺利出院后,一家人和好如初,一起即将诉诸法律的婚姻家庭纠纷就此消弭在萌芽之中。
 
据了解,珠山区法院创新和发展“枫桥经验”,在运用“余梅工作室”助推诉前调解的同时,还根据辖区案件特点,设立了婚姻家庭、交通事故、劳务纠纷、物业纠纷、知识产权保护、医患纠纷等特色调解室,邀请社区街道、共青团、妇联、行业组织以及律师、专家学者、人民陪审员、老干部、老党员、老法官共同参与矛盾纠纷化解。
 
交通事故纠纷一站式调解
 
走进景德镇市交通事故调处中心,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挂在墙上的一面面锦旗。
 
“每一面锦旗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它蕴含着人民调解员的一份心血和付出。”景德镇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交通事故调处中心办公室主任刘宏强说。
 
2013年1月,景德镇市交警支队组建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打造一站式交通事故矛盾纠纷调解平台,并聘请了15名有着丰富群众工作经验和较高法律政策水平的人民调解员,其中大多为公、检、法部门退休的中层干部。
 
今年65岁的陈国和,退休前是景德镇市公安局昌江分局局长,如今已是交通事故调处中心的首席调解员,专门从事重特大交通事故的调解。
 
“在调解矛盾时,最为常见的是死者家属提出非常高的赔偿要求。”陈国和告诉记者,对于这类事故,调解员需要把握好每一个细节,把握分寸去疏导,有的调解工作甚至长达几个月之久。
 
去年,李某驾驶小轿车追尾江某驾驶的二轮电动车(车上搭载曹某),致江某受伤、曹某当场死亡。李某驾车逃离现场,后于次日中午自首归案。
 
死者曹某时年65岁,丈夫患有严重疾病,生活难以自理,夫妻俩生有两个儿子,其中大儿子已亡故,儿媳改嫁,留下个孙子由其夫妇抚养,生活非常困难。
 
而肇事者李某生活在河南农村,生有4个小孩,家中经济条件也同样困难。事发后,死者家属及同村村民上百人来到调处中心,情绪激动,要求严惩肇事逃逸者,支付医疗费、死亡赔偿金120万元。
 
面对嘈杂混乱的局面,受理此案的陈国和与搭档葛捷明分别单独召集事故双方进行沟通谈话,耐心讲解法规、政策,最终达成李某支付赔偿金51万元的调解协议。
 
据统计,景德镇市交通事故调处中心运行5年来,共调处道路交通事故纠纷4863起、重特大交通事故329起,全市未发生一起因道路交通事故民事赔偿纠纷调解不及时、不得力而上访、信访或转化为刑事案件或群体性案件。
 
2017年5月,该中心被司法部授予“全国模范人民调解集体”荣誉称号。
 
记者手记  
 
提起江西景德镇,瓷都的美誉早已闻名遐迩。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座历史名城曾一度饱受各种社会矛盾的困扰。
 
无理缠访、闹访、越级访、集体访、进京赴省访……2011年以前,景德镇各种群体性堵门堵路事件屡有发生,给全市社会稳定带来了巨大压力。
 
2010年8月,景德镇在江西省率先成立独立第三方专业调处医患纠纷专门机构——景德镇市医患纠纷调处中心,采取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结合”模式,依法调处辖区内发生的不同类型医患纠纷,取得了良好效果。
 
尝到了医调中心带来的甜头,景德镇市委市政府决定将这一先进经验大范围复制推广,随后又分别成立征地、拆迁、社保、环保、交通、陶瓷知识产权保护、保险纠纷等43个行业矛盾调处中心。一个立足专业、覆盖全市的多元化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开山破土,并一步步走向完善。
 
“我们本着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主导重大社会矛盾化解的理念,着力打造多方联动的调解新平台,力促矛盾调处工作在法治化、规范化轨道上运行。”采访结束时,景德镇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周玉登说。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婷)
  • 版权所有:中共白银市委政法委员会  网站备案:陇ICP备13000688号
  •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服务电话:0931-8883786  网站邮箱:gspa2010@163.com